header_facebook 菜單開關 菜單開關
header_facebook
瀕臨絕種的北白犀牛 象牙走私悲歌 馬賽馬拉大貓天堂 非洲三寶 生態觀光的一體兩面 聆聽肯亞
header_rhinoceros header_element
馬賽馬拉大貓天堂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男帥女美明星花豹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馬賽馬拉保護區(Maasai Mara),有一對最有名的花豹(Leopard)夫妻檔, 男生叫作「黃金男孩」,今年 8歲,女生叫作「卡波佐」,今年11歲。花豹體型跟獅子差不多大,頭小、耳朵短、最好辨認的就是黃色的毛皮帶有一塊塊黑色斑點。肉食性的花豹,以哺乳動物為主食,他們習慣把獵物拖到樹上進食,樹木枝葉可遮掩身形,陽光跟樹葉造成的光斑,剛好和他的豹紋疊在一起,成為花豹絕佳保護色。黃金男孩和卡波佐,雖然不是彼此唯一的伴侶,但在馬賽馬拉,當地民眾都將兩豹配成一對才子佳人,因為牠們擁有健美的體態跟美麗花紋,讓牠們在眾多花豹中脫穎而出,成為明星花豹。

目前他們已繁衍四代,優良基因會繼續傳承下去。而這次溫芳玲一行人除了看到花豹,還看到世界上跑最快的動物——獵豹(cheetah),牠全速奔跑的時速可高達120公里,而且在跑動時牠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可以四肢離地!獵豹能跑得快,是因為牠體態輕盈,身體呈流線型,能最大程度的降低風的阻力;脊柱柔軟,可以讓前腿在奔躍中伸展得更開;腳爪不能收縮、腳掌特別粗糙,都可以增加抓地能力;尾巴的長度更有助於牠在奔跑時保持平衡,而且牠體內,肺部和心臟都是加大型的,完全可以應付發力奔跑時突然增加的心肺負荷。另外溫芳玲這次還幸運見到不容易發現的獵豹寶寶,體型像小狗的小獵豹賴在母豹身邊,不時舔舔母豹的臉,向她撒嬌,在媽媽戒護之下,東張西望緩緩步出草叢,準備探索周遭世界,為馬賽馬拉草原增添些許溫馨的氛圍。
男帥女美明星花豹
男帥女美明星花豹
點擊撥放按鈕看影片
母獅的逆襲
馬賽馬拉堪稱是非洲獅(Panthera leo)出沒最頻繁的地區,因為這裡有很多牠們可捕捉的獵物,是大型貓科動物的天堂。公獅孔武有力、那一圈鬃毛威風凜凜,負責巡邏守護領域。鬃毛除了是吸引母獅的第二性徵,也有保護脖子的功能。母獅則是團體中的主體,沒有意外的話,一生都不會離開獅群,照顧幼獅長大。幼公獅成年後會被趕離獅群,逼牠獨力自組家庭,牠多數時間都在戰鬥,生活節奏快、充滿刺激。幼母獅則是繼續留在獅群中,長大後接管母親留下來的新領地,經營自己的獅群。
母獅的逆襲
母獅的逆襲
很多人看到公獅的模樣,會被牠的氣勢震懾住,誤以為公獅是最有殺傷力的獅子,但殊不知,母獅才是狠角色,走潛伏攻擊路線。母獅少了那圈引人注意的鬃毛,在草原上比較不會打草驚蛇,所以獵食任務大都是由母獅執行。獵人想獵殺獅子家族的話,通常會先從母獅下手,讓幼獅頓失依靠,最後才對公獅下手。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就是了解母獅在團體中的重要性。
qutoe
人的虛榮炫耀害死大貓
大象與犀牛在非洲被盜獵,大型貓科動物也難逃人類魔爪,尤其是獵豹那一身華麗皮毛,很受盜獵者喜愛。如今,野生獵豹族群比20世紀初大幅減少了90%,僅剩 7,100隻個體。非法交易對岌岌可危的獵豹族群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獵豹寶寶成為中東富豪的炫富寵物 獵豹寶寶成為中東富豪的炫富寵物 圖片背景圖
目前全球野生獅子數量僅剩兩萬多隻 目前全球野生獅子數量僅剩兩萬多隻 圖片背景圖
根據西非納米比亞非營利研究及政策遊說組織「獵豹保育基金會」(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 , CCF)的資料,東非地區僅有300隻野生獵豹,數量劇減是因為中東富豪們虛榮心作祟,興起跟獵豹或其他大型貓科動物自拍的風潮。「獵豹保育基金會」一項分析顯示,社群媒體持續成為非法販售獵豹的重要途徑。據估計,2012年2月至2018年7月之間,社群媒體上共有906 廣告貼文,合計販售1,367隻獵豹。其中高達77%的貼文是出現在 IG(Instagram),另有11% 出現在YouTube和科威特手機軟體4sale。分析後可發現,幾乎全數貼文都與波斯灣周遭的國家相關。
CCF指出,幼豹大概兩三個月大就可以販售,每隻價格從6600美元至1萬美元不等。小獵豹從索馬利亞出海,送到葉門後,再經過公路送到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因為路途遙遠,一批30隻的幼豹中,會有三分之二於中途死亡。該機構策略溝通及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助理主任,特里克拉許(Patricia Tricorache)表示,「我們估計每年有300隻幼豹被走私到阿拉伯半島進行非法寵物交易,還有更多在過程中夭折。」目前獵豹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簡稱CITES,華盛頓公約)「有滅種威脅須嚴格管制」的級別,亦即不得在國際進行該物種的交易;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色名錄則被列為瀕危物種。至於萬獸之王獅子,在一百年前的數量估計超過百萬,但現在專家評估全世界剩下的野生獅子只有兩萬多隻。人類棲息地增加,影響動物居住環境,也使得獅子的棲地流失,而讓獅子數量減少。獅子已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色名錄列為瀕危物種。
此外,非洲居民為了保護畜養的家畜,有時會對獅子展開報復性的獵捕。在東非原住民馬賽人的文化中,獅子是值得尊敬的對手,所以不會去撲殺牠們,但如果是為了幫被獅子吃掉的牛隻復仇,卻是神聖的行為。再者,外國遊客對獅子也有種迷思,認為獵捕到獅子有種榮耀感,每年,戰利品獵人在全球獵殺了數百頭獅子,其中有超過一半最後進入了美國。2015年美國牙醫巴默去辛巴威狩獵旅遊,結果捕到辛巴威明星獅王塞西爾(Cecil),引發保育界撻伐。同年二月,歐盟修法通過,規定進口6種物種的狩獵戰利品必須有歐盟成員國發出的許可,其中包括非洲獅;澳洲政府三月也在墨爾本「全球為獅子而行」活動上宣布,即日起禁止獅子狩獵戰利品進出口。最後,獅群的食物來源變少,也是獅子數量減少的原因之一,溫芳玲在當地了解到,以前獅子不會獵食大象、長頸鹿這類動物,但這幾年,因為羚羊、斑馬、牛羚數量減少,使得獅子的飲食習慣改變,落單的大象與長頸鹿,也成為獅群的食物來源。
人的虛榮炫耀害死大貓
中東富豪看上獵豹寶寶 中東富豪看上獵豹寶寶
路途遙遠 30隻幼豹約有20隻中途死亡
兩隻小白獅子
兩個月大幼豹 一隻售價6600~1萬美元不等
幼豹大概兩三個月大的時候就可以販售,每隻價格從6600至1萬美元不等,小獵豹從索馬利亞出海,送到葉門後,再經過公路送到沙烏地阿拉伯等國,但因為路途遙遠,一批30隻的幼豹中會有2/3會於中途死亡。
資料來源:衛報
男帥女美明星花豹 馬賽馬拉保護區(Maasai Mara),有一對最有名的花豹(Leopard)夫妻檔, 男生叫作「黃金男孩」,今年 8歲,女生叫作「卡波佐」,今年11歲。花豹體型跟獅子差不多大,頭小、耳朵短、最好辨認的就是黃色的毛皮帶有一塊塊黑色斑點。肉食性的花豹,以哺乳動物為主食,他們習慣把獵物拖到樹上進食,樹木枝葉可遮掩身形,陽光跟樹葉造成的光斑,剛好和他的豹紋疊在一起,成為花豹絕佳保護色。黃金男孩和卡波佐,雖然不是彼此唯一的伴侶,但在馬賽馬拉,當地民眾都將兩豹配成一對才子佳人,因為牠們擁有健美的體態跟美麗花紋,讓牠們在眾多花豹中脫穎而出,成為明星花豹。目前他們已繁衍四代,優良基因會繼續傳承下去。而這次溫芳玲一行人除了看到花豹,還看到世界上跑最快的動物——獵豹(cheetah),牠全速奔跑的時速可高達120公里,而且在跑動時牠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可以四肢離地!獵豹能跑得快,是因為牠體態輕盈,身體呈流線型,能最大程度的降低風的阻力;脊柱柔軟,可以讓前腿在奔躍中伸展得更開;腳爪不能收縮、腳掌特別粗糙,都可以增加抓地能力;尾巴的長度更有助於牠在奔跑時保持平衡,而且牠體內,肺部和心臟都是加大型的,完全可以應付發力奔跑時突然增加的心肺負荷。另外溫芳玲這次還幸運見到不容易發現的獵豹寶寶,體型像小狗的小獵豹賴在母豹身邊,不時舔舔母豹的臉,向她撒嬌,在媽媽戒護之下,東張西望緩緩步出草叢,準備探索周遭世界,為馬賽馬拉草原增添些許溫馨的氛圍。 母獅的逆襲 馬賽馬拉堪稱是非洲獅(Panthera leo)出沒最頻繁的地區,因為這裡有很多牠們可捕捉的獵物,是大型貓科動物的天堂。公獅孔武有力、那一圈鬃毛威風凜凜,負責巡邏守護領域。鬃毛除了是吸引母獅的第二性徵,也有保護脖子的功能。母獅則是團體中的主體,沒有意外的話,一生都不會離開獅群,照顧幼獅長大。幼公獅成年後會被趕離獅群,逼牠獨力自組家庭,牠多數時間都在戰鬥,生活節奏快、充滿刺激。幼母獅則是繼續留在獅群中,長大後接管母親留下來的新領地,經營自己的獅群。 很多人看到公獅的模樣,會被牠的氣勢震懾住,誤以為公獅是最有殺傷力的獅子,但殊不知,母獅才是狠角色,走潛伏攻擊路線。母獅少了那圈引人注意的鬃毛,在草原上比較不會打草驚蛇,所以獵食任務大都是由母獅執行。獵人想獵殺獅子家族的話,通常會先從母獅下手,讓幼獅頓失依靠,最後才對公獅下手。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就是了解母獅在團體中的重要性。 人的虛榮炫耀害死大貓 大象與犀牛在非洲被盜獵,大型貓科動物也難逃人類魔爪,尤其是獵豹那一身華麗皮毛,很受盜獵者喜愛。如今,野生獵豹族群比20世紀初大幅減少了90%,僅剩 7,100隻個體。非法交易對岌岌可危的獵豹族群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根據西非納米比亞非營利研究及政策遊說組織「獵豹保育基金會」(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 , CCF)的資料,東非地區僅有300隻野生獵豹,數量劇減是因為中東富豪們虛榮心作祟,興起跟獵豹或其他大型貓科動物自拍的風潮。「獵豹保育基金會」一項分析顯示,社群媒體持續成為非法販售獵豹的重要途徑。據估計,2012年2月至2018年7月之間,社群媒體上共有906 廣告貼文,合計販售1,367隻獵豹。其中高達77%的貼文是出現在 IG(Instagram),另有11% 出現在YouTube和科威特手機軟體4sale。分析後可發現,幾乎全數貼文都與波斯灣周遭的國家相關。 CCF指出,幼豹大概兩三個月大就可以販售,每隻價格從6600美元至1萬美元不等。小獵豹從索馬利亞出海,送到葉門後,再經過公路送到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因為路途遙遠,一批30隻的幼豹中,會有三分之二於中途死亡。該機構策略溝通及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助理主任,特里克拉許(Patricia Tricorache)表示,「我們估計每年有300隻幼豹被走私到阿拉伯半島進行非法寵物交易,還有更多在過程中夭折。」目前獵豹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簡稱CITES,華盛頓公約)「有滅種威脅須嚴格管制」的級別,亦即不得在國際進行該物種的交易;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色名錄則被列為瀕危物種。至於萬獸之王獅子,在一百年前的數量估計超過百萬,但現在專家評估全世界剩下的野生獅子只有兩萬多隻。人類棲息地增加,影響動物居住環境,也使得獅子的棲地流失,而讓獅子數量減少。獅子已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色名錄列為瀕危物種。 此外,非洲居民為了保護畜養的家畜,有時會對獅子展開報復性的獵捕。在東非原住民馬賽人的文化中,獅子是值得尊敬的對手,所以不會去撲殺牠們,但如果是為了幫被獅子吃掉的牛隻復仇,卻是神聖的行為。再者,外國遊客對獅子也有種迷思,認為獵捕到獅子有種榮耀感,每年,戰利品獵人在全球獵殺了數百頭獅子,其中有超過一半最後進入了美國。2015年美國牙醫巴默去辛巴威狩獵旅遊,結果捕到辛巴威明星獅王塞西爾(Cecil),引發保育界撻伐。同年二月,歐盟修法通過,規定進口6種物種的狩獵戰利品必須有歐盟成員國發出的許可,其中包括非洲獅;澳洲政府三月也在墨爾本「全球為獅子而行」活動上宣布,即日起禁止獅子狩獵戰利品進出口。最後,獅群的食物來源變少,也是獅子數量減少的原因之一,溫芳玲在當地了解到,以前獅子不會獵食大象、長頸鹿這類動物,但這幾年,因為羚羊、斑馬、牛羚數量減少,使得獅子的飲食習慣改變,落單的大象與長頸鹿,也成為獅群的食物來源。 中東富豪看上獵豹寶寶 路途遙遠 30隻幼豹約有20隻中途死亡 兩個月大幼豹 一隻售價6600~1萬美元不等 幼豹大概兩三個月大的時候就可以販售,每隻價格從6600至1萬美元不等,小獵豹從索馬利亞出海,送到葉門後,再經過公路送到沙烏地阿拉伯等國,但因為路途遙遠,一批30隻的幼豹中會有2/3會於中途死亡。 資料來源:衛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