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facebook 菜單開關 菜單開關
header_facebook
瀕臨絕種的北白犀牛 象牙走私悲歌 馬賽馬拉大貓天堂 非洲三寶 生態觀光的一體兩面 聆聽肯亞
header_rhinoceros header_element
象牙走私悲歌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肯亞的大明星 Big Tim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如果有機會來肯亞進行野生動物之旅,你最想看到的是什麼呢?是動物大遷徙、花紋絢爛的花豹、萬獸之王獅子、還是在草原上奔馳的斑馬和瞪羚?肯亞動物何其多,要從兩萬五千多個物種中脫穎而出,沒有兩把刷子還真的不行。在肯亞的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就有一隻讓外國遊客願意砸三萬美金,指名一定要看到的大明星,他叫做大提姆(Big Tim)。

大提姆是一隻長牙象,象牙長超過七英尺(約213公分),兩支象牙加起來近百公斤。長牙象(tusker)其實不算是一個物種,而是一種具少數遺傳特徵的大象,這種大象往往身形巨大,象牙也非常壯觀,通常只有當象牙長到碰地時,才會被當地人民稱為「長牙象」。
Big Tim大提姆是安博塞利國家公園一帶,最著名的動物明星,不幸在2020年2月過世。 Big Tim大提姆是安博塞利國家公園一帶,最著名的動物明星,不幸在2020年2月過世。
象牙結構 插圖
象牙結構
象牙結構
大提姆是肯亞的高人氣動物,但他不像北非白犀牛被飼養在一個保護區,而是在草原、樹叢、河邊自由行動。溫芳玲一行人這次很幸運地在嚮導的打聽之下,得知牠出現在安博賽利國家公園跟東察沃國家公園(Tsavo)之間的私人土地之後,便趕緊出發去確認位置,最後真的幸運看到大提姆和牠的舅舅達西(Darcy),跟其他三隻大象所組成的「大象隊」。象群浩浩蕩蕩地在草叢中行走,看起來頗有氣勢。熟悉動物的保育員表示,因為落單很危險,一起行動是為了安全著想。一旦遇上鬣狗(hyena)或非洲野犬(wild dog)攻擊,縱使身材孔武有力,也不一定能抵擋來勢洶洶的攻擊者。
雖然沒有束縛,但安全風險增加,大提姆曾被虎視眈眈的盜獵者突擊,也曾在閒晃時誤闖農地,農夫被惹毛,氣得向牠丟擲利器,大提姆耳朵被刺穿,血流不止;也曾不小心掉入沼澤區爬不出來,要不是有保育員發現,找了六輛卡車將牠拖到路上,牠可能早在2019年就一命嗚呼了。當地動物協會統計,調皮的大提姆曾試圖闖入農地183次,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KWS),因此特別監控他的行動,一方面是為了保護農作物,一方面也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
大提姆愛到處玩耍,曾多次誤闖農地遭攻擊。 大提姆愛到處玩耍,曾多次誤闖農地遭攻擊。
2020年,大提姆邁入50歲,但很不幸地在同年2月初,在吉力馬札羅山(Kilimanjaro)的山腳下自然死亡。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表示,大提姆的遺體會送到奈洛比,將遺體做成標本,放到國立博物館展出。肯亞安博塞利大象信託(Amboseli Elephant Trust)的創辦人辛西亞・摩絲(Cynthia Moss)對大提姆過世感到很不捨:「我們真的感到很難過,大提姆擄獲了世界各地人們的心,大家都會特別去國家公園看牠,牠更是肯亞、非洲大象的指標性象徵。大提姆在野外生了許多小象,我們很欣慰牠躲過這麼多危機,在野外生存了很長一段時間。」大提姆的離開,是非洲大陸一大損失,而牠那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象牙,讓牠成了萬眾注目的焦點,卻也是十幾年來生活中最沉重的負擔。
點擊撥放按鈕看影片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桑布魯(Samburu)保護區是欣賞肯亞野生動物的熱門景點之一,屬於半沙漠地區,乾季時植被少、河水乾枯,雨季時可看到灌木叢。但從2019年年底,桑布魯面臨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蝗蟲。大約有3萬公頃的植被和農地已經被蝗蟲破壞,農民跟畜牧業者爭相尋找新的土地,當地官員警告這會引發部落間的衝突。蝗蟲破壞除了影響當地糧食生產與民眾生計,蝗蟲把植物吃掉也可能會影響動物取得食物的數量跟方式,在桑布魯活動的非洲象象群,覓食難度也有可能提高。
非洲象是陸地體型最龐大的動物,同時也是桑布魯很容易看到的動物之一,有許多大象家族住在此區,因為這裡有叢林,南邊則有一條埃瓦索恩吉羅河(Ewaso Ng'iro)穿過保護區南側,是這個地區的命脈,供應人類和動植物所需的水源。在埃瓦索恩吉羅河邊,不時可以看到小象跟媽媽撒嬌、與其他兄弟姊妹一起喝水覓食的場景,或模仿母象把屁股磨蹭樹皮止癢。幼象的行為能力在母象的帶頭引導下,漸漸成熟。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圖片背景圖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圖片背景圖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圖片背景圖
公象成長到12至16歲時會離開團體獨居,或是加入組織鬆散的公象群;年紀最年長的母象大都是象群的領導者,帶著其他母象跟小象過著團體生活,象群非常有組織,也很穩定,母象領導的地位會一直持續到死亡,再由她們的長女繼承領導地位。當母象發情時,公象才會加入象群。溫芳玲夜宿在桑布魯時遇到一隻獨來獨往的公象,每天早晨牠都會到溫芳玲居住的帳棚附近散步。這裡就像是牠固定的運動路線,繞了帳篷一圈之後,再慢慢離開。公象第一次進到帳棚時,溫芳玲先被象鼻碰撞而發出的聲音嚇到,跑到門口查看,發現是一隻大象後嚇了一跳,趕緊拿起手機記錄。牠與房客四目交接了一下,便繼續吃東西,看起來泰然自若。倒是第一次被大象「敲門」的溫芳玲覺得相當刺激,這是她第一次跟體型那麼龐大的動物,在沒有圍欄或防護的狀況下近距離接觸,讓她相當難忘。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插圖 非洲象小檔案 保育等級:瀕臨絕種 英名:African Elephant 學名:Loxodonta africana 英名:African Elephant 學名:Loxodonta africana
分布: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馬達加斯加
棲息環境:熱帶稀樹草原、雨林、林地、灌木叢林、偶爾在沙漠和海灘
體型:陸地最大的生物,肩高2.2-4公尺,體重2-6.1公噸
保育等級:
易危VU,2015年專家在波札那非洲象高峰會上提出警告,由於象牙盜獵嚴重,非洲象數量急遽減少,很可能在數10年內野外滅絕;最快5年內,就會失去拯救非洲象的最後機會。
資料來源:臺北市立動物園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人類社會中有育幼院,而在肯亞奈洛比國家公園,則是有一座大象孤兒院,收容著無依無靠的大象孤兒。孤兒院會照護小象,直到他們能夠重新獨立回到野外生活。大象孤兒院的全名是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Trust),1977年成立於肯亞首都奈洛比,負責收留孤兒象的工作。
兩隻被大象孤兒院收容的幼象。 兩隻被大象孤兒院收容的幼象。
小象們會失去母親,主要是因為盜獵未減以及棲息地大幅減少,導致母象被獵殺。孤兒院知道哪裡有小象沒有母親照料之後,便會將他們帶到院裡照料。然而,要把幼象帶到孤兒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時候小象掉入沼澤區,還得出動卡車拖拉,同時還要驅趕附近的大象,否則很有可能會受到攻擊,這也使得保育員處在危機四伏的環境當中。
孤兒院早期營運時,很多小象因為以前看到母親被射殺,因此對人類缺乏信任感,不吃人類餵食的食物,因此有很多小象餓死。保育專家暨孤兒院創辦人達妮・謝德里克(Daphne Sheldrick)特別研發出適合幼象飲用的配方奶粉,幫助牠們攝取營養,讓幼象成長茁壯。小象們一看到保育員推著特製大奶瓶到來,都開心得不得了,不用呼喊,四、五隻小象便朝著身穿鮮綠色制服的保育員飛奔過去。保育員拿著奶瓶的一端,另一端則由小象用鼻子自己hold 住;嫌人餵太慢,乾脆一「鼻」舉起奶瓶往嘴裡灌,這是他們一天最快樂、最滿足的時候。
大象孤兒院的幼象飲用特製配方奶。 大象孤兒院的幼象飲用特製配方奶。 圖片背景圖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圖片背景圖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圖片背景圖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圖片背景圖
當小象遭受攻擊時,牠們的情感反應跟人相似,會因為心靈受創而出現猶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反應,需要加以安撫。因此,這些孤兒象剛到孤兒院時,內心充滿敵意與恐懼,甚至會整夜做惡夢,無法入睡。保育員必須整晚陪伴,他們扮演象寶寶們的爸媽,給予牠們精神和生理上的照顧。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象牙貿易來自人類的私心
為什麼會有大象孤兒院、為什麼動物學家對大提姆的死如此感慨,是因為非洲象的數量急遽下滑,除了氣候變遷、人類生活環境擴張對動物棲息地造成破壞以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盜獵。非洲象數量在20世紀初,曾一度超過100萬隻,到1979年還有約130萬隻,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2016年大象現況評估報告(African Elephant Status Report 2016)指出,野生非洲象族群於2006年還有50多萬隻,到2015年卻只剩40幾萬隻,數量大幅減少20%。
象牙來自人類的私心
非洲象數量在20世紀初,曾一度超過100萬隻,到1979年還有大約130萬隻,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在2016年〈大象現況評估報告〉(African Elephant Status Report )指出,野生非洲象族群於2006年還有50多萬隻,到2015年已大幅減少20%,以此族群下降趨勢,非洲象可能在20年後滅絕。於同年舉辦的世界保育大會上,IUCN首度要求世界各國關閉境內合法象牙市場,作為大象保育的關鍵,並且獲得217個IUCN成員國和1000個環境組織成員的支持。於南非所舉辦的第17屆約翰尼斯堡華盛頓公約會議(CITES COP17)上,那米比亞、南非和辛巴威提出的象牙貿易合法化提案,在布吉納法索、肯亞、剛果共和國和查德等國的強勢主導下,也被大多數締約國所拒。生物學家對此表示,「非洲大多數國家斷然拒絕合法化決策機制,因為他們親眼目睹自己國內的大象因盜獵而快速消失,該是停止這一切的時候了。」
WildAid野生救援執行長彼得・凱茲(Peter Knights)曾表示,終止象牙買賣才能拯救大象。資料顯示,一隻健康、快樂生活的大象一生能創造160萬美金的經濟收入;相形之下,一頭大象的象牙交易,僅能賺取2萬1千美元。自古以來對於象牙的覬覦,是威脅大象最主要的原因。古典時期歐洲有很多國家把用象牙做鋼琴的鍵盤、當成工藝品原料。1970年代以後,日本經濟起飛,成為象牙的消費大國,香港則是最大的象牙貿易和加工中心。後來保育觀念興起,1989年起,非洲象被列為瀕危野生動物,華盛頓公約組織禁止全球象牙貿易,但包括美國、英國和中國在內許多國家仍允許國內象牙古董藝品貿易。2002年,中國黑市的象牙一公斤要價120美元,到了2014年,更漲到每公斤2,100美元。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指出,任何合法市場都為非法交易象牙提供買賣的機會。該基金會大象計劃主任貝爾(Jason Bell)也曾表示,象牙貿易合法化傳遞錯誤訊息給消費者,削弱了反盜獵的努力。消費者應接受的唯一訊息是——買象牙是違法的。2008年最後一次象牙交易之後,偷獵的行為在非洲激增,象牙走私增加了71%,每年至少有2萬頭大象被非法殺害, 非洲每天平均偷獵55頭大象,相當於每26分鐘就有一隻大象傷亡。而大型長牙象的象牙,由於長度與重量「夠份量」,自然成為盜獵者的首要目標。由於雌性和雄性非洲象都有象牙,所以不論雌雄,都會被獵人獵殺。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對於象牙貿易的規範已長達數十年,非洲象的處境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更加艱難。
非洲象一般來說不論公母都有象牙,以前大約只有2%至4%的非洲母象出現無象牙的情況,但近期南非的阿多大象國家公園(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裡,有300頭母象中,有9成沒有象牙。非營利保育組織「大象之聲」(Elephant Voices)的負責人喬伊絲・普爾(Joyce Poole)表示,盜獵集團通常會先殺掉公象,接下來獵捕有象牙的母象,最後倖存下來的、較沒有利用價值的都是「沒象牙的母象」,因此她們會生下更多沒牙的幼象。因為「人擇」的關係,無牙母象生下無牙後代的比例較高,未來非洲象恐面臨「無牙化」的危機。
肯亞的大明星 Big Tim 如果有機會來肯亞進行野生動物之旅,你最想看到的是什麼呢?是動物大遷徙、花紋絢爛的花豹、萬獸之王獅子、還是在草原上奔馳的斑馬和瞪羚?肯亞動物何其多,要從兩萬五千多個物種中脫穎而出,沒有兩把刷子還真的不行。在肯亞的安博塞利國家公園(Amboseli),就有一隻讓外國遊客願意砸三萬美金,指名一定要看到的大明星,他叫做大提姆(Big Tim)。大提姆是一隻長牙象,象牙長超過七英尺(約213公分),兩支象牙加起來近百公斤。長牙象(tusker)其實不算是一個物種,而是一種具少數遺傳特徵的大象,這種大象往往身形巨大,象牙也非常壯觀,通常只有當象牙長到碰地時,才會被當地人民稱為「長牙象」。 Big Tim大提姆是安博塞利國家公園一帶,最著名的動物明星,不幸在2020年2月過世。 大提姆是肯亞的高人氣動物,但他不像北非白犀牛被飼養在一個保護區,而是在草原、樹叢、河邊自由行動。溫芳玲一行人這次很幸運地在嚮導的打聽之下,得知牠出現在安博賽利國家公園跟東察沃國家公園(Tsavo)之間的私人土地之後,便趕緊出發去確認位置,最後真的幸運看到大提姆和牠的舅舅達西(Darcy),跟其他三隻大象所組成的「大象隊」。象群浩浩蕩蕩地在草叢中行走,看起來頗有氣勢。熟悉動物的保育員表示,因為落單很危險,一起行動是為了安全著想。一旦遇上鬣狗(hyena)或非洲野犬(wild dog)攻擊,縱使身材孔武有力,也不一定能抵擋來勢洶洶的攻擊者。 雖然沒有束縛,但安全風險增加,大提姆曾被虎視眈眈的盜獵者突擊,也曾在閒晃時誤闖農地,農夫被惹毛,氣得向牠丟擲利器,大提姆耳朵被刺穿,血流不止;也曾不小心掉入沼澤區爬不出來,要不是有保育員發現,找了六輛卡車將牠拖到路上,牠可能早在2019年就一命嗚呼了。當地動物協會統計,調皮的大提姆曾試圖闖入農地183次,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KWS),因此特別監控他的行動,一方面是為了保護農作物,一方面也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 2020年,大提姆邁入50歲,但很不幸地在同年2月初,在吉力馬札羅山(Kilimanjaro)的山腳下自然死亡。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表示,大提姆的遺體會送到奈洛比,將遺體做成標本,放到國立博物館展出。肯亞安博塞利大象信託(Amboseli Elephant Trust)的創辦人辛西亞・摩絲(Cynthia Moss)對大提姆過世感到很不捨:「我們真的感到很難過,大提姆擄獲了世界各地人們的心,大家都會特別去國家公園看牠,牠更是肯亞、非洲大象的指標性象徵。大提姆在野外生了許多小象,我們很欣慰牠躲過這麼多危機,在野外生存了很長一段時間。」大提姆的離開,是非洲大陸一大損失,而牠那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象牙,讓牠成了萬眾注目的焦點,卻也是十幾年來生活中最沉重的負擔。 與大象的不期而遇 桑布魯(Samburu)保護區是欣賞肯亞野生動物的熱門景點之一,屬於半沙漠地區,乾季時植被少、河水乾枯,雨季時可看到灌木叢。但從2019年年底,桑布魯面臨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蝗蟲。大約有3萬公頃的植被和農地已經被蝗蟲破壞,農民跟畜牧業者爭相尋找新的土地,當地官員警告這會引發部落間的衝突。蝗蟲破壞除了影響當地糧食生產與民眾生計,蝗蟲把植物吃掉也可能會影響動物取得食物的數量跟方式,在桑布魯活動的非洲象象群,覓食難度也有可能提高。 非洲象是陸地體型最龐大的動物,同時也是桑布魯很容易看到的動物之一,有許多大象家族住在此區,因為這裡有叢林,南邊則有一條埃瓦索恩吉羅河(Ewaso Ng'iro)穿過保護區南側,是這個地區的命脈,供應人類和動植物所需的水源。在埃瓦索恩吉羅河邊,不時可以看到小象跟媽媽撒嬌、與其他兄弟姊妹一起喝水覓食的場景,或模仿母象把屁股磨蹭樹皮止癢。幼象的行為能力在母象的帶頭引導下,漸漸成熟。 公象成長到12至16歲時會離開團體獨居,或是加入組織鬆散的公象群;年紀最年長的母象大都是象群的領導者,帶著其他母象跟小象過著團體生活,象群非常有組織,也很穩定,母象領導的地位會一直持續到死亡,再由她們的長女繼承領導地位。當母象發情時,公象才會加入象群。溫芳玲夜宿在桑布魯時遇到一隻獨來獨往的公象,每天早晨牠都會到溫芳玲居住的帳棚附近散步。這裡就像是牠固定的運動路線,繞了帳篷一圈之後,再慢慢離開。公象第一次進到帳棚時,溫芳玲先被象鼻碰撞而發出的聲音嚇到,跑到門口查看,發現是一隻大象後嚇了一跳,趕緊拿起手機記錄。牠與房客四目交接了一下,便繼續吃東西,看起來泰然自若。倒是第一次被大象「敲門」的溫芳玲覺得相當刺激,這是她第一次跟體型那麼龐大的動物,在沒有圍欄或防護的狀況下近距離接觸,讓她相當難忘。 非洲象小檔案 保育等級:瀕臨絕種 分布: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馬達加斯加棲息環境:熱帶稀樹草原、雨林、林地、灌木叢林、偶爾在沙漠和海灘體型:陸地最大的生物,肩高2.2-4公尺,體重2-6.1公噸保育等級:易危VU,2015年專家在波札那非洲象高峰會上提出警告,由於象牙盜獵嚴重,非洲象數量急遽減少,很可能在數10年內野外滅絕;最快5年內,就會失去拯救非洲象的最後機會。 資料來源:臺北市立動物園 失去母親的幼象何去何從 人類社會中有育幼院,而在肯亞奈洛比國家公園,則是有一座大象孤兒院,收容著無依無靠的大象孤兒。孤兒院會照護小象,直到他們能夠重新獨立回到野外生活。大象孤兒院的全名是大衛.謝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David Sheldrick Wildlife Trust),1977年成立於肯亞首都奈洛比,負責收留孤兒象的工作。 小象們會失去母親,主要是因為盜獵未減以及棲息地大幅減少,導致母象被獵殺。孤兒院知道哪裡有小象沒有母親照料之後,便會將他們帶到院裡照料。然而,要把幼象帶到孤兒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時候小象掉入沼澤區,還得出動卡車拖拉,同時還要驅趕附近的大象,否則很有可能會受到攻擊,這也使得保育員處在危機四伏的環境當中。孤兒院早期營運時,很多小象因為以前看到母親被射殺,因此對人類缺乏信任感,不吃人類餵食的食物,因此有很多小象餓死。保育專家暨孤兒院創辦人達妮・謝德里克(Daphne Sheldrick)特別研發出適合幼象飲用的配方奶粉,幫助牠們攝取營養,讓幼象成長茁壯。小象們一看到保育員推著特製大奶瓶到來,都開心得不得了,不用呼喊,四、五隻小象便朝著身穿鮮綠色制服的保育員飛奔過去。保育員拿著奶瓶的一端,另一端則由小象用鼻子自己hold 住;嫌人餵太慢,乾脆一「鼻」舉起奶瓶往嘴裡灌,這是他們一天最快樂、最滿足的時候。 當小象遭受攻擊時,牠們的情感反應跟人相似,會因為心靈受創而出現猶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反應,需要加以安撫。因此,這些孤兒象剛到孤兒院時,內心充滿敵意與恐懼,甚至會整夜做惡夢,無法入睡。保育員必須整晚陪伴,他們扮演象寶寶們的爸媽,給予牠們精神和生理上的照顧。 象牙貿易來自人類的私心 為什麼會有大象孤兒院、為什麼動物學家對大提姆的死如此感慨,是因為非洲象的數量急遽下滑,除了氣候變遷、人類生活環境擴張對動物棲息地造成破壞以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盜獵。非洲象數量在20世紀初,曾一度超過100萬隻,到1979年還有約130萬隻,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2016年大象現況評估報告(African Elephant Status Report 2016)指出,野生非洲象族群於2006年還有50多萬隻,到2015年卻只剩40幾萬隻,數量大幅減少20%。 非洲象數量在20世紀初,曾一度超過100萬隻,到1979年還有大約130萬隻,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在2016年〈大象現況評估報告〉(African Elephant Status Report )指出,野生非洲象族群於2006年還有50多萬隻,到2015年已大幅減少20%,以此族群下降趨勢,非洲象可能在20年後滅絕。於同年舉辦的世界保育大會上,IUCN首度要求世界各國關閉境內合法象牙市場,作為大象保育的關鍵,並且獲得217個IUCN成員國和1000個環境組織成員的支持。於南非所舉辦的第17屆約翰尼斯堡華盛頓公約會議(CITES COP17)上,那米比亞、南非和辛巴威提出的象牙貿易合法化提案,在布吉納法索、肯亞、剛果共和國和查德等國的強勢主導下,也被大多數締約國所拒。生物學家對此表示,「非洲大多數國家斷然拒絕合法化決策機制,因為他們親眼目睹自己國內的大象因盜獵而快速消失,該是停止這一切的時候了。」WildAid野生救援執行長彼得・凱茲(Peter Knights)曾表示,終止象牙買賣才能拯救大象。資料顯示,一隻健康、快樂生活的大象一生能創造160萬美金的經濟收入;相形之下,一頭大象的象牙交易,僅能賺取2萬1千美元。自古以來對於象牙的覬覦,是威脅大象最主要的原因。古典時期歐洲有很多國家把用象牙做鋼琴的鍵盤、當成工藝品原料。1970年代以後,日本經濟起飛,成為象牙的消費大國,香港則是最大的象牙貿易和加工中心。後來保育觀念興起,1989年起,非洲象被列為瀕危野生動物,華盛頓公約組織禁止全球象牙貿易,但包括美國、英國和中國在內許多國家仍允許國內象牙古董藝品貿易。2002年,中國黑市的象牙一公斤要價120美元,到了2014年,更漲到每公斤2,100美元。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指出,任何合法市場都為非法交易象牙提供買賣的機會。該基金會大象計劃主任貝爾(Jason Bell)也曾表示,象牙貿易合法化傳遞錯誤訊息給消費者,削弱了反盜獵的努力。消費者應接受的唯一訊息是——買象牙是違法的。 2008年最後一次象牙交易之後,偷獵的行為在非洲激增,象牙走私增加了71%,每年至少有2萬頭大象被非法殺害, 非洲每天平均偷獵55頭大象,相當於每26分鐘就有一隻大象傷亡。而大型長牙象的象牙,由於長度與重量「夠份量」,自然成為盜獵者的首要目標。由於雌性和雄性非洲象都有象牙,所以不論雌雄,都會被獵人獵殺。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對於象牙貿易的規範已長達數十年,非洲象的處境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更加艱難。非洲象一般來說不論公母都有象牙,以前大約只有2%至4%的非洲母象出現無象牙的情況,但近期南非的阿多大象國家公園(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裡,有300頭母象中,有9成沒有象牙。非營利保育組織「大象之聲」(Elephant Voices)的負責人喬伊絲・普爾(Joyce Poole)表示,盜獵集團通常會先殺掉公象,接下來獵捕有象牙的母象,最後倖存下來的、較沒有利用價值的都是「沒象牙的母象」,因此她們會生下更多沒牙的幼象。因為「人擇」的關係,無牙母象生下無牙後代的比例較高,未來非洲象恐面臨「無牙化」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