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facebook 菜單開關 菜單開關
header_facebook
瀕臨絕種的北白犀牛 象牙走私悲歌 馬賽馬拉大貓天堂 非洲三寶 生態觀光的一體兩面 聆聽肯亞
header_rhinoceros header_element
非洲的永續經濟學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動物保育的起源
facebook line 複製文章
位在東非的肯亞,其最大的觀光資源就是自然野生動物,尤其是每年六月中旬到九月的動物大遷徙,有上百萬隻動物,包括獅子、斑馬、長頸鹿、大象等等,會從塞倫蓋蒂(Serengeti)草原橫渡馬拉河來到馬賽馬拉保護區。壯觀罕見的景象,吸引大批外國遊客前來,讓觀光成為肯亞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
插圖
動物保育的起源 前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局長,理查.李基(左一)跟肯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巡視查獲到的走私象牙。
位在東非的肯亞,其最大的觀光資源就是自然野生動物,尤其是每年六月中旬到九月的動物大遷徙,有上百萬隻動物,包括獅子、斑馬、長頸鹿、大象等等,會從塞倫蓋蒂(Serengeti)草原橫渡馬拉河來到馬賽馬拉保護區。壯觀罕見的景象,吸引大批外國遊客前來,讓觀光成為肯亞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
插圖
在殖民時代肯亞是許多歐洲貴族的打獵天堂,1963年肯亞脫離英國獨立,1977年肯亞禁止狩獵,就是了解到生物多樣性對國家與整個生態的重要性。1990年,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Kenya Wildlife Service, KWS)成立,理查.李基(Richard Leakey)為首任局長。在他的帶領下,KWS大力整頓官員貪汙的問題,並且讓保育巡守員可以配戴武器,以對抗盜獵集團。
肯亞國土面積58萬平方公里,其中有8%(約4萬6千多平方公里)屬於野生動植物保護區,KWS規劃了23座國家公園、28個自然保護區、4座海洋國家公園、6個海洋保護區、4座動物庇護所,並管理100多個野外觀測站。而國家公園跟保護區的差異在於,國家公園完全保護自然資源,唯一允許的活動是觀光與研究,保護區則是在某些特定條件下,允許部分的人類活動,像是在海洋保護區捕魚、陸地保護區收集燒柴火用的木材等等。由於肯亞多數保護區沒有設置圍籬,許多肯亞人因為野生動物破壞農作物,或誤認牠們會破壞農作物,而認為牠們是有害的,常加以獵殺;在季節轉換期間,野生動物為了要找食物或水源出現遷徙行為。當動物們離開保護區與人類產生衝突時,KWS就會當兩方協調者,讓社區跟野生動物保護區能夠取得平衡。
動物保育的起源
動物與原住民的友誼
動物本身獸性十足,具有攻擊跟獵食等等會威脅到人類生命危險的行為。遊客進行生態旅遊時被動物攻擊的事件時有所聞,有時候是人類太靠近棲息地惹怒動物,也有可能是因氣候變遷,動物更改了固定的行經路線,導致人類誤闖而不自知,最後釀成悲劇。2018年,台灣旅客在肯亞遭到河馬攻擊造成一死一傷,也引起外媒關注。華盛頓郵報報導,河馬攻擊人類與棲息地遭到過度開發有關。
不僅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human-wildlife conflict)會直接導致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人類活動導致的棲地減少及破碎化,也對野生動物造成重大威脅。因此保護區居民與野生動物,因經濟活動所產生的衝突或攻擊事件也不少。像是一些畜牧業者飼養的家畜被大型食肉動物獵捕;農業公司在馬賽馬拉保護區附近租田地種植小麥等糧食作物,卻被羚羊、斑馬闖入蹂躪,這類的事件經常發生。2019年6月初,裂谷農業公司(Rift Valley Agricultural Contractors)獲法院裁定扣押KWS的資產,以收取超過4千萬肯亞先令(約台幣1,230萬元)的補償金額。KWS紀錄顯示,迷途的大象佔攻擊事件的比例最高。根據KWS 2010年至2015年統計,被人類報復性攻擊致死的動物排行榜,大象排第一,占所有野生動物死亡案件的88%。
非洲象遭肯亞的放牧業者殺害 非洲象遭肯亞的放牧業者殺害
不僅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human-wildlife conflict)會直接導致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人類活動導致的棲地減少及破碎化,也對野生動物造成重大威脅。因此保護區居民與野生動物,因經濟活動所產生的衝突或攻擊事件也不少。像是一些畜牧業者飼養的家畜被大型食肉動物獵捕;農業公司在馬賽馬拉保護區附近租田地種植小麥等糧食作物,卻被羚羊、斑馬闖入蹂躪,這類的事件經常發生。2019年6月初,裂谷農業公司(Rift Valley Agricultural Contractors)獲法院裁定扣押KWS的資產,以收取超過4千萬肯亞先令(約台幣1,230萬元)的補償金額。KWS紀錄顯示,迷途的大象佔攻擊事件的比例最高。根據KWS 2010年至2015年統計,被人類報復性攻擊致死的動物排行榜,大象排第一,占所有野生動物死亡案件的88%。
KWS決定用賠償金的方式讓居民與業者好過一些,如果野生動物破壞農作物或殺害家畜,KWS會給予補償,光是在2018年到2019年間,政府已撥款400萬美元作為補償,甚至還指定2019年至2020年間,要撥540萬美元的經費用在補償金。觀光與野生動物部長(Tourism and Wildlife Cabinet Secretary)納吉.巴拉拉(Najib Balala)表示,肯亞政府無力獨自應付國內所有人獸衝突案件索賠的補償金。光是2013至 2017年即有14,000 件索賠案,總補償金額高達100億肯亞先令(約台幣 30.7 億)。巴拉拉坦承,龐大的補償金讓肯亞政府吃不消,且其中不乏不肖人士謊報的案件,不僅排擠真正受害者受補償的機會,也造成補償金系統難以管理、無以為繼。
要讓人類善待與他們一起生活的動物,除了金額上的補償,還要從法律、社區發展跟教育這幾方著手。巴拉拉認為,「我們需要提升大眾對於野生動物議題的意識,例如了解動物遷徙廊道和保育的重要性,讓他們成為保育工作團隊的一份子。」他補充:「科學家也必須站出來,向民眾解釋野生動物的活動模式,以預防人獸衝突發生。」
插圖
肯亞Treetops旅館外常有野生動物出沒。肯亞Treetops旅館外常有野生動物出沒。
被一點一滴破壞的動物大遷徙 肯尼亞擁有豐富、多樣化的棲息地,如欲觀賞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的瀕危物種,例如獅子、黑犀牛和大象等,這裡便是非洲其中一個理想地點。同時,肯亞也擁有動物大遷徙的「主舞台」——馬賽馬拉國家保護區。每年四至六月雨季過後,動物為了找尋更多水草,會由南方的塞倫蓋蒂 (Serengeti),橫渡水流湍急的馬拉河,往北遷徙到馬賽馬拉。數以萬計的黑尾牛羚、斑馬、瞪羚,跋涉八百公里逐水草而來,沿途還須提防無數掠食動物的垂涎。短暫度過一兩個月後,在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又折返南面,重回賽倫蓋提,年復一年,週而復始。
qutoe
馬賽馬拉占地約1510平方公里,擁有多樣野生動物,其中非洲五霸:大象、獅子、非洲水牛、花豹、犀牛,在這裡也容易見到。但由於氣候變遷加劇,動物遷徙的日期跟數量都變得較不固定。乾旱導致河流水量減少、植被沙漠化,生活在其中的大象、斑馬、河馬、高角羚、非洲水牛和其他野生動物,生存壓力也跟著變大。
大提姆是肯亞的高人氣動物,但他不像北白犀牛被飼養在一個保護區,而是在草原、樹叢、河邊自由行動。溫芳玲一行人這次很幸運的,在當地嚮導的打聽下,得知他疑似出現在安博賽利國家公園(Amboseli)跟東察沃國家公園(Tsavo)之間的私人土地,嚮導趕緊出動去確認位置,最後真的幸運看到大提姆跟他的舅舅達西(Darcy),以及其他共五隻大象所組成的「大象隊」,一群『象』浩浩蕩蕩的在草叢中行走,看起來有些氣勢,但熟悉動物的當地保育員也說,一起行動某種層面也是為了安全著想,因為落單非常危險,一旦遇上斑鬣狗(hyena)或非洲野犬(wild dog)攻擊,縱使身材孔武有力,也不一定能抵擋一群來勢洶洶的惡犬。
插圖
插圖
溫芳玲這趟肯亞行所看到的動物,有些族群數量還算龐大,有的全球只剩兩隻。我們把這些動物照片像素依據他們剩餘的數量做調整。動物數量少,照片像素會越低,越難辨認的照片就代表這個物種越接近滅絕的命運。
胡狼
鬣狗
花豹
非洲象
獅子
獵豹
野犬
北白犀牛
沒有買賣,沒有殺害
2018年,在非洲波札那(Botswana)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附近發現了87隻大象屍體,大象的屍體頭骨都遭盜砍斷,推測是盜獵者所為。大象保育團體「大象無國界」(Elephants Without Borders)的博士賽斯(Mike Chase) 指出,盜獵者用乾燥的灌木叢隱藏腐爛的大象屍體試圖掩蓋他們的罪行。就在87隻大象被殺害前幾個月,新就任的總統解除反盜獵小組的武裝設備,讓盜獵者更肆無忌憚地獵殺大象。在非洲,不是只有大象被獵殺,還包括非洲獅、犀牛、花豹、長頸鹿等動物。在這些在盜獵業者眼中具有「經濟價值」的動物,都面臨被人類殺害的危機。波札那的象牙盜獵活動依舊有增無減,2019年五月,波札那甚至解除了狩獵大象的禁令。「大象無國界」2019年6月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波札那北部地區2014年至2018年的大象屍體數量飆增593%,集中在北部5處「熱點」,且每年多達數百頭大象遭殺害。
然而,生命受威脅的不只有動物,負責守護環境與動物的巡守員,性命也葬送在盜獵者手中。坦尚尼亞的保護區管理解決方案(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Solutions, PAMS)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洛特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跟政府的反盜獵部門合作,查緝大象盜獵走私有功,走私集團認為他擋人財路,洛特爾屢次收到死亡恐嚇,不幸在2017年從機場前往旅館的路上被暗殺身亡。無獨有偶地,這類的攻擊事件並非個案,暢銷書《夢遊非洲》的作者、義大利籍的動物保育人士庫姬嘉曼(Kuki Gallmann)曾於2017年在自家的保育園區內巡視時,遭到埋伏射殺,胃部中槍;2018年,聞名世界的非法象牙和犀牛角交易剋星馬丁甚至在肯亞家中慘遭殺害,牠聚焦調查非法犀牛角和象牙供應鍊的需求端,量化分析中國、香港、越南和寮國等亞洲市場,有助打擊獵殺大象、犀牛和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
沒有買賣,沒有殺害
然而,生命受威脅的不只有動物,負責守護環境與動物的巡守員,性命也葬送在盜獵者手中。坦尚尼亞的保護區管理解決方案(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Solutions, PAMS)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洛特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跟政府的反盜獵部門合作,查緝大象盜獵走私有功,走私集團認為他擋人財路,洛特爾屢次收到死亡恐嚇,不幸在2017年從機場前往旅館的路上被暗殺身亡。無獨有偶地,這類的攻擊事件並非個案,暢銷書《夢遊非洲》的作者、義大利籍的動物保育人士庫姬嘉曼(Kuki Gallmann)曾於2017年在自家的保育園區內巡視時,遭到埋伏射殺,胃部中槍;2018年,聞名世界的非法象牙和犀牛角交易剋星馬丁甚至在肯亞家中慘遭殺害,牠聚焦調查非法犀牛角和象牙供應鍊的需求端,量化分析中國、香港、越南和寮國等亞洲市場,有助打擊獵殺大象、犀牛和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
沒有買賣,沒有殺害 日本師傅將象牙篆刻成印章
盜獵行為沒有減少,是因為市場有需求。象牙最大的走私市場之一就是中國,不過中國政府在2018年訂定新法,禁止象牙與象牙製品在國內交易。根據新華社報導,中國已有67家註冊登記的象牙加工和銷售場所被關閉,查獲的走私象牙數量也減少了80%。然而,香港目前卻仍不在禁令範圍內,港府預計在2021年才會全面禁止象牙交易,保育人士擔憂,很多大陸買家和賣家會趕在禁令生效前,到香港進行大規模買賣。此外,日本國內的象牙交易市場到現在也依舊合法,很多日本的傳統樂器、印章等物品還是習慣用象牙製造。日本雅虎在2019年11月起從善如流,網拍平台禁止交易象牙商品,雖然這只是一小步,但對保育瀕危動物方面仍有些許的幫助。
非洲的國家公園占地廣大,巡守員很難負荷大範圍的監看與巡邏,若想要有效率的守護,一定要搭配科技,像是透過AI攝影機,辨識鏡頭內出現的是人還是動物,或者是搭配使用無人機,擴大拍攝的範圍。另外,也有南加大科學家,運用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提供的盜獵活動數據(盜獵地點GPS座標、動物殘骸、陷阱圈套等觀測結果),設計出盜獵者抓捕系統「野生動物安全保護助手」(Protection Assistant for Wildlife Security,簡稱PAWS),該系統可以預測潛在的盜獵熱點區,並指揮巡守隊前去拆除獵殺陷阱,防止動物喪命。
沒有買賣,沒有殺害
非洲的國家公園占地廣大,巡守員很難負荷大範圍的監看與巡邏,若想要有效率的守護,一定要搭配科技,像是透過AI攝影機,辨識鏡頭內出現的是人還是動物,或者是搭配使用無人機,擴大拍攝的範圍。另外,也有南加大科學家,運用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提供的盜獵活動數據(盜獵地點GPS座標、動物殘骸、陷阱圈套等觀測結果),設計出盜獵者抓捕系統「野生動物安全保護助手」(Protection Assistant for Wildlife Security,簡稱PAWS),該系統可以預測潛在的盜獵熱點區,並指揮巡守隊前去拆除獵殺陷阱,防止動物喪命。
點擊撥放按鈕看影片
肯亞永續發展
近幾年受氣候變遷的影響,讓非洲成為受極端氣候破壞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內陸的雨季跟旱季分布越來越不平均。多年來,肯亞的人獸都得反覆在異常乾旱和洪水成災的狀況下受苦,例如:2011年肯亞乾旱惡化,使得飢荒蔓延;而3月到5月的雨季所造成的洪災,也迫使成千上萬居民逃離家園;有時,則會因為雨季遲遲沒有到來,而繼續忍受缺水之苦。根據《Carbon Brief》網站報導,2018年的一份研究發現,氣候變遷可能使非洲大陸每年熱浪次數在2050年時增加高達五倍;若全球升溫超過工業化前水平的3°C,更可能改變整個非洲大陸的降雨模式,使部分國家苦於乾旱,部分國家則遭洪水肆虐。不久之前,南美洲、非洲和亞洲的森林還是主要的溫室氣體吸收者,但到了2016年,非洲熱帶地區的土地釋放了近60億噸的二氧化碳。科學家表示,這可能與強大的聖嬰現象有關,導致土壤以更高的速率釋出二氧化碳;此外高碳排也可能是因為「大規模土地利用變化」,像是森林砍伐和與農業有關的火災。
臺師大環教所葉欣誠教授指出,比較貧窮的國家,對氣候變遷的調適跟應對能力,本來就比較富有的國家來得低,需要氣候基金援助,增加其調適能力。氣候變遷引發的極端氣候事件頻傳,根據英國經濟學人資訊社(EIU)在2019年11月公布氣候變遷韌性指數(Climate Change Resilience Index),這項報告評估各國暴露在氣候變遷帶來的損失,結果發現非洲地區風險最高,區域國內生產毛額(GDP)恐因此萎縮4.7%。
桑布魯族人擔任導遊,帶觀光客在奈洛比南方欣賞野生動物。 桑布魯族人擔任導遊,帶觀光客在奈洛比南方欣賞野生動物。
「非洲氣候變遷導致作物產量低、糧食價格高漲加上影響健康,到了2030年,可能有數百萬人口陷入極度貧窮。」世界銀行環境與自然資源全球業務經理Benoit Bosquet說,「眼見龐大的財務缺口和緊急行動的必要性,世界銀行準備了非洲氣候商業計畫,動員財務資源加速非洲的氣候韌性,作為發展的首要任務。」此外,非洲國家還必須自救,善用自己的優勢,例如農業、觀光去發展經濟,同時也要顧慮自然環境不能因開發而做出無限度的破壞。肯亞就善用境內豐富的野生動物作為優勢,發展生態旅遊。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 Environment Programme)的數據,肯亞的野生動物旅遊業每年進帳大約 10億美元(約台幣 312億),當地的馬賽與桑布魯原住民文化,也能透過生態旅遊而獲益。
非洲國家跟其他地區相比,人們受到貧窮、飢餓跟疾病的威脅較大,發展失衡的問題依舊存在。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從經濟成長、社會進步與環境保護三大面向,發展出積極的17個目標行動方案。 插圖
肯亞永續發展
非洲國家跟其他地區相比,人們受到貧窮、飢餓跟疾病的威脅較大,發展失衡的問題依舊存在。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從經濟成長、社會進步與環境保護三大面向,發展出積極的17個目標行動方案。 插圖
  1.  消除各地一切形式的貧窮
  2.  消除飢餓,達成糧食安全,改善營養及促進永續農業
  3.  確保健康及促進各年齡層的福祉
  4.  確保有教無類、公平以及高品質的教育,及提倡終身學習
  5.  實現性別平等,並賦予婦女權力
  6.  確保所有人都能享有水及衛生及其永續管理
  7.  確保所有的人都可取得負擔得起、可靠的、永續的,及現代的能源
  8.  促進包容且永續的經濟成長,達到全面且有生產力的就業,讓每一個人都有一份好工作
  9.  建立具有韌性的基礎建設,促進包容且永續的工業,並加速創新
  10.  減少國內及國家間不平等
  11.  促使城市與人類居住具包容、安全、韌性及永續性
  12.  確保永續消費及生產模式
  13.  採取緊急措施以因應氣候變遷及其影響
  14.  保育及永續利用海洋與海洋資源,以確保永續發展
  15.  保護、維護及促進領地生態系統的永續使用,永續的管理森林,對抗沙漠化,終止及逆轉土地劣化,並遏止生物多樣性的喪失
  16.  促進和平且包容的社會,以落實永續發展; 提供司法管道給所有人; 在所有階層建立有效的、負責的且包容的制度
  17.  強化永續發展執行方法及活化永續發展全球夥伴關係
與大自然比鄰而居的馬賽族人 與大自然比鄰而居的馬賽族人
17個目標中,與肯亞生態旅遊以及經濟發展較為相關的,包括「消除貧窮」、「教育品質」、「就業與經濟」、「氣候行動」、「陸地生態」。溫芳玲表示,去馬賽馬拉看動物之外,也可以到原住民馬賽人居住的村莊欣賞他們的手工藝、音樂與舞蹈。馬賽野生動物保育信託的Parashina表示,馬賽人已在當地生存數個世紀,他們必須藉由創造新的綠色就業機會及保護動植物來替下一代創造未來,去適應氣候變化。」這個信託雇用超過200位當地人,且擁有超過100萬美元的年度預算。基金會正在開發永續籌資機制,並與國際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合作,進行森林碳儲量機制(REDD+ forest carbon feasibility)研究。這個信託保護提供數百萬肯亞人賴以生存的淡水的Chyulu森林Mizima泉分水嶺。此外,在人類與野生動物衝突區,這個信託開收旅遊附加費計畫,如果牧民的財產受到野生動物的侵害,此計畫將給予賠償,藉以提高牧民保護野生動物的積極性。
肯亞經濟有一大部分依賴動物觀光。要讓觀光永續發展,發展生態旅遊有幾項要點。臺師大環教所方偉達所長指出,第一,當地生物多樣性豐富,有足夠的吸引力。第二,人類若到該地旅遊,要把對生態的衝擊降到最小;第三,促進當地經濟繁榮,努力將遊客滿意度達到最大。生態旅遊要在肯亞要永續發展,首先要減少盜獵、減少棲息地的破壞,降低居民與動物衝突,再進一步推動國家公園觀光,帶動並活絡地方經濟與就業,創造雙贏。
動物保育的起源 位在東非的肯亞,其最大的觀光資源就是自然野生動物,尤其是每年六月中旬到九月的動物大遷徙,有上百萬隻動物,包括獅子、斑馬、長頸鹿、大象等等,會從塞倫蓋蒂(Serengeti)草原橫渡馬拉河來到馬賽馬拉保護區。壯觀罕見的景象,吸引大批外國遊客前來,讓觀光成為肯亞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在殖民時代肯亞是許多歐洲貴族的打獵天堂,1963年肯亞脫離英國獨立,1977年肯亞禁止狩獵,就是了解到生物多樣性對國家與整個生態的重要性。1990年,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Kenya Wildlife Service, KWS)成立,理查.李基(Richard Leakey)為首任局長。在他的帶領下,KWS大力整頓官員貪汙的問題,並且讓保育巡守員可以配戴武器,以對抗盜獵集團。 肯亞國土面積58萬平方公里,其中有8%(約4萬6千多平方公里)屬於野生動植物保護區,KWS規劃了23座國家公園、28個自然保護區、4座海洋國家公園、6個海洋保護區、4座動物庇護所,並管理100多個野外觀測站。而國家公園跟保護區的差異在於,國家公園完全保護自然資源,唯一允許的活動是觀光與研究,保護區則是在某些特定條件下,允許部分的人類活動,像是在海洋保護區捕魚、陸地保護區收集燒柴火用的木材等等。由於肯亞多數保護區沒有設置圍籬,許多肯亞人因為野生動物破壞農作物,或誤認牠們會破壞農作物,而認為牠們是有害的,常加以獵殺;在季節轉換期間,野生動物為了要找食物或水源出現遷徙行為。當動物們離開保護區與人類產生衝突時,KWS就會當兩方協調者,讓社區跟野生動物保護區能夠取得平衡。 動物與原住民的友誼 動物本身獸性十足,具有攻擊跟獵食等等會威脅到人類生命危險的行為。遊客進行生態旅遊時被動物攻擊的事件時有所聞,有時候是人類太靠近棲息地惹怒動物,也有可能是因氣候變遷,動物更改了固定的行經路線,導致人類誤闖而不自知,最後釀成悲劇。2018年,台灣旅客在肯亞遭到河馬攻擊造成一死一傷,也引起外媒關注。華盛頓郵報報導,河馬攻擊人類與棲息地遭到過度開發有關。 不僅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human-wildlife conflict)會直接導致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人類活動導致的棲地減少及破碎化,也對野生動物造成重大威脅。因此保護區居民與野生動物,因經濟活動所產生的衝突或攻擊事件也不少。像是一些畜牧業者飼養的家畜被大型食肉動物獵捕;農業公司在馬賽馬拉保護區附近租田地種植小麥等糧食作物,卻被羚羊、斑馬闖入蹂躪,這類的事件經常發生。2019年6月初,裂谷農業公司(Rift Valley Agricultural Contractors)獲法院裁定扣押KWS的資產,以收取超過4千萬肯亞先令(約台幣1,230萬元)的補償金額。KWS紀錄顯示,迷途的大象佔攻擊事件的比例最高。根據KWS 2010年至2015年統計,被人類報復性攻擊致死的動物排行榜,大象排第一,占所有野生動物死亡案件的88%。 不僅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的衝突(human-wildlife conflict)會直接導致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人類活動導致的棲地減少及破碎化,也對野生動物造成重大威脅。因此保護區居民與野生動物,因經濟活動所產生的衝突或攻擊事件也不少。像是一些畜牧業者飼養的家畜被大型食肉動物獵捕;農業公司在馬賽馬拉保護區附近租田地種植小麥等糧食作物,卻被羚羊、斑馬闖入蹂躪,這類的事件經常發生。2019年6月初,裂谷農業公司(Rift Valley Agricultural Contractors)獲法院裁定扣押KWS的資產,以收取超過4千萬肯亞先令(約台幣1,230萬元)的補償金額。KWS紀錄顯示,迷途的大象佔攻擊事件的比例最高。根據KWS 2010年至2015年統計,被人類報復性攻擊致死的動物排行榜,大象排第一,占所有野生動物死亡案件的88%。 KWS決定用賠償金的方式讓居民與業者好過一些,如果野生動物破壞農作物或殺害家畜,KWS會給予補償,光是在2018年到2019年間,政府已撥款400萬美元作為補償,甚至還指定2019年至2020年間,要撥540萬美元的經費用在補償金。觀光與野生動物部長(Tourism and Wildlife Cabinet Secretary)納吉.巴拉拉(Najib Balala)表示,肯亞政府無力獨自應付國內所有人獸衝突案件索賠的補償金。光是2013至 2017年即有14,000 件索賠案,總補償金額高達100億肯亞先令(約台幣 30.7 億)。巴拉拉坦承,龐大的補償金讓肯亞政府吃不消,且其中不乏不肖人士謊報的案件,不僅排擠真正受害者受補償的機會,也造成補償金系統難以管理、無以為繼。 要讓人類善待與他們一起生活的動物,除了金額上的補償,還要從法律、社區發展跟教育這幾方著手。巴拉拉認為,「我們需要提升大眾對於野生動物議題的意識,例如了解動物遷徙廊道和保育的重要性,讓他們成為保育工作團隊的一份子。」他補充:「科學家也必須站出來,向民眾解釋野生動物的活動模式,以預防人獸衝突發生。」 被一點一滴破壞的動物大遷徙 肯尼亞擁有豐富、多樣化的棲息地,如欲觀賞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的瀕危物種,例如獅子、黑犀牛和大象等,這裡便是非洲其中一個理想地點。同時,肯亞也擁有動物大遷徙的「主舞台」——馬賽馬拉國家保護區。每年四至六月雨季過後,動物為了找尋更多水草,會由南方的塞倫蓋蒂 (Serengeti),橫渡水流湍急的馬拉河,往北遷徙到馬賽馬拉。數以萬計的黑尾牛羚、斑馬、瞪羚,跋涉八百公里逐水草而來,沿途還須提防無數掠食動物的垂涎。短暫度過一兩個月後,在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又折返南面,重回賽倫蓋提,年復一年,週而復始。 馬賽馬拉占地約1510平方公里,擁有多樣野生動物,其中非洲五霸:大象、獅子、非洲水牛、花豹、犀牛,在這裡也容易見到。但由於氣候變遷加劇,動物遷徙的日期跟數量都變得較不固定。乾旱導致河流水量減少、植被沙漠化,生活在其中的大象、斑馬、河馬、高角羚、非洲水牛和其他野生動物,生存壓力也跟著變大。 大提姆是肯亞的高人氣動物,但他不像北白犀牛被飼養在一個保護區,而是在草原、樹叢、河邊自由行動。溫芳玲一行人這次很幸運的,在當地嚮導的打聽下,得知他疑似出現在安博賽利國家公園(Amboseli)跟東察沃國家公園(Tsavo)之間的私人土地,嚮導趕緊出動去確認位置,最後真的幸運看到大提姆跟他的舅舅達西(Darcy),以及其他共五隻大象所組成的「大象隊」,一群『象』浩浩蕩蕩的在草叢中行走,看起來有些氣勢,但熟悉動物的當地保育員也說,一起行動某種層面也是為了安全著想,因為落單非常危險,一旦遇上斑鬣狗(hyena)或非洲野犬(wild dog)攻擊,縱使身材孔武有力,也不一定能抵擋一群來勢洶洶的惡犬。 芳玲這趟肯亞行所看到的動物,有些族群數量還算龐大,有的全球只剩兩隻。我們把這些動物照片像素依據他們剩餘的數量做調整。動物數量少,照片像素會越低,越難辨認的照片就代表這個物種越接近滅絕的命運。 沒有買賣,沒有殺害 2018年,在非洲波札那(Botswana)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附近發現了87隻大象屍體,大象的屍體頭骨都遭盜砍斷,推測是盜獵者所為。大象保育團體「大象無國界」(Elephants Without Borders)的博士賽斯(Mike Chase) 指出,盜獵者用乾燥的灌木叢隱藏腐爛的大象屍體試圖掩蓋他們的罪行。就在87隻大象被殺害前幾個月,新就任的總統解除反盜獵小組的武裝設備,讓盜獵者更肆無忌憚地獵殺大象。在非洲,不是只有大象被獵殺,還包括非洲獅、犀牛、花豹、長頸鹿等動物。在這些在盜獵業者眼中具有「經濟價值」的動物,都面臨被人類殺害的危機。波札那的象牙盜獵活動依舊有增無減,2019年五月,波札那甚至解除了狩獵大象的禁令。「大象無國界」2019年6月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波札那北部地區2014年至2018年的大象屍體數量飆增593%,集中在北部5處「熱點」,且每年多達數百頭大象遭殺害。 然而,生命受威脅的不只有動物,負責守護環境與動物的巡守員,性命也葬送在盜獵者手中。坦尚尼亞的保護區管理解決方案(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Solutions, PAMS)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洛特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跟政府的反盜獵部門合作,查緝大象盜獵走私有功,走私集團認為他擋人財路,洛特爾屢次收到死亡恐嚇,不幸在2017年從機場前往旅館的路上被暗殺身亡。無獨有偶地,這類的攻擊事件並非個案,暢銷書《夢遊非洲》的作者、義大利籍的動物保育人士庫姬嘉曼(Kuki Gallmann)曾於2017年在自家的保育園區內巡視時,遭到埋伏射殺,胃部中槍;2018年,聞名世界的非法象牙和犀牛角交易剋星馬丁甚至在肯亞家中慘遭殺害,牠聚焦調查非法犀牛角和象牙供應鍊的需求端,量化分析中國、香港、越南和寮國等亞洲市場,有助打擊獵殺大象、犀牛和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 然而,生命受威脅的不只有動物,負責守護環境與動物的巡守員,性命也葬送在盜獵者手中。坦尚尼亞的保護區管理解決方案(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Solutions, PAMS)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洛特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跟政府的反盜獵部門合作,查緝大象盜獵走私有功,走私集團認為他擋人財路,洛特爾屢次收到死亡恐嚇,不幸在2017年從機場前往旅館的路上被暗殺身亡。無獨有偶地,這類的攻擊事件並非個案,暢銷書《夢遊非洲》的作者、義大利籍的動物保育人士庫姬嘉曼(Kuki Gallmann)曾於2017年在自家的保育園區內巡視時,遭到埋伏射殺,胃部中槍;2018年,聞名世界的非法象牙和犀牛角交易剋星馬丁甚至在肯亞家中慘遭殺害,牠聚焦調查非法犀牛角和象牙供應鍊的需求端,量化分析中國、香港、越南和寮國等亞洲市場,有助打擊獵殺大象、犀牛和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 盜獵行為沒有減少,是因為市場有需求。象牙最大的走私市場之一就是中國,不過中國政府在2018年訂定新法,禁止象牙與象牙製品在國內交易。根據新華社報導,中國已有67家註冊登記的象牙加工和銷售場所被關閉,查獲的走私象牙數量也減少了80%。然而,香港目前卻仍不在禁令範圍內,港府預計在2021年才會全面禁止象牙交易,保育人士擔憂,很多大陸買家和賣家會趕在禁令生效前,到香港進行大規模買賣。此外,日本國內的象牙交易市場到現在也依舊合法,很多日本的傳統樂器、印章等物品還是習慣用象牙製造。日本雅虎在2019年11月起從善如流,網拍平台禁止交易象牙商品,雖然這只是一小步,但對保育瀕危動物方面仍有些許的幫助。 非洲的國家公園占地廣大,巡守員很難負荷大範圍的監看與巡邏,若想要有效率的守護,一定要搭配科技,像是透過AI攝影機,辨識鏡頭內出現的是人還是動物,或者是搭配使用無人機,擴大拍攝的範圍。另外,也有南加大科學家,運用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提供的盜獵活動數據(盜獵地點GPS座標、動物殘骸、陷阱圈套等觀測結果),設計出盜獵者抓捕系統「野生動物安全保護助手」(Protection Assistant for Wildlife Security,簡稱PAWS),該系統可以預測潛在的盜獵熱點區,並指揮巡守隊前去拆除獵殺陷阱,防止動物喪命。非洲的國家公園占地廣大,巡守員很難負荷大範圍的監看與巡邏,若想要有效率的守護,一定要搭配科技,像是透過AI攝影機,辨識鏡頭內出現的是人還是動物,或者是搭配使用無人機,擴大拍攝的範圍。另外,也有南加大科學家,運用烏干達野生動物管理局提供的盜獵活動數據(盜獵地點GPS座標、動物殘骸、陷阱圈套等觀測結果),設計出盜獵者抓捕系統「野生動物安全保護助手」(Protection Assistant for Wildlife Security,簡稱PAWS),該系統可以預測潛在的盜獵熱點區,並指揮巡守隊前去拆除獵殺陷阱,防止動物喪命。 肯亞永續發展 近幾年受氣候變遷的影響,讓非洲成為受極端氣候破壞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內陸的雨季跟旱季分布越來越不平均。多年來,肯亞的人獸都得反覆在異常乾旱和洪水成災的狀況下受苦,例如:2011年肯亞乾旱惡化,使得飢荒蔓延;而3月到5月的雨季所造成的洪災,也迫使成千上萬居民逃離家園;有時,則會因為雨季遲遲沒有到來,而繼續忍受缺水之苦。根據《Carbon Brief》網站報導,2018年的一份研究發現,氣候變遷可能使非洲大陸每年熱浪次數在2050年時增加高達五倍;若全球升溫超過工業化前水平的3°C,更可能改變整個非洲大陸的降雨模式,使部分國家苦於乾旱,部分國家則遭洪水肆虐。不久之前,南美洲、非洲和亞洲的森林還是主要的溫室氣體吸收者,但到了2016年,非洲熱帶地區的土地釋放了近60億噸的二氧化碳。科學家表示,這可能與強大的聖嬰現象有關,導致土壤以更高的速率釋出二氧化碳;此外高碳排也可能是因為「大規模土地利用變化」,像是森林砍伐和與農業有關的火災。 臺師大環教所葉欣誠教授指出,比較貧窮的國家,對氣候變遷的調適跟應對能力,本來就比較富有的國家來得低,需要氣候基金援助,增加其調適能力。氣候變遷引發的極端氣候事件頻傳,根據英國經濟學人資訊社(EIU)在2019年11月公布氣候變遷韌性指數(Climate Change Resilience Index),這項報告評估各國暴露在氣候變遷帶來的損失,結果發現非洲地區風險最高,區域國內生產毛額(GDP)恐因此萎縮4.7%。 「非洲氣候變遷導致作物產量低、糧食價格高漲加上影響健康,到了2030年,可能有數百萬人口陷入極度貧窮。」世界銀行環境與自然資源全球業務經理Benoit Bosquet說,「眼見龐大的財務缺口和緊急行動的必要性,世界銀行準備了非洲氣候商業計畫,動員財務資源加速非洲的氣候韌性,作為發展的首要任務。」此外,非洲國家還必須自救,善用自己的優勢,例如農業、觀光去發展經濟,同時也要顧慮自然環境不能因開發而做出無限度的破壞。肯亞就善用境內豐富的野生動物作為優勢,發展生態旅遊。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 Environment Programme)的數據,肯亞的野生動物旅遊業每年進帳大約 10億美元(約台幣 312億),當地的馬賽與桑布魯原住民文化,也能透過生態旅遊而獲益。 非洲國家跟其他地區相比,人們受到貧窮、飢餓跟疾病的威脅較大,發展失衡的問題依舊存在。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從經濟成長、社會進步與環境保護三大面向,發展出積極的17個目標行動方案。消除各地一切形式的貧窮;消除飢餓,達成糧食安全,改善營養及促進永續農業;確保健康及促進各年齡層的福祉;確保有教無類、公平以及高品質的教育,及提倡終身學習;實現性別平等,並賦予婦女權力;確保所有人都能享有水及衛生及其永續管理;確保所有的人都可取得負擔得起、可靠的、永續的,及現代的能源;促進包容且永續的經濟成長,達到全面且有生產力的就業,讓每一個人都有一份好工作;建立具有韌性的基礎建設,促進包容且永續的工業,並加速創新;減少國內及國家間不平等;促使城市與人類居住具包容、安全、韌性及永續性;確保永續消費及生產模式;採取緊急措施以因應氣候變遷及其影響;保育及永續利用海洋與海洋資源,以確保永續發展;保護、維護及促進領地生態系統的永續使用,永續的管理森林,對抗沙漠化,終止及逆轉土地劣化,並遏止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促進和平且包容的社會,以落實永續發展;提供司法管道給所有人;在所有階層建立有效的、負責的且包容的制度;強化永續發展執行方法及活化永續發展全球夥伴關係 17個目標中,與肯亞生態旅遊以及經濟發展較為相關的,包括「消除貧窮」、「教育品質」、「就業與經濟」、「氣候行動」、「陸地生態」。溫芳玲表示,去馬賽馬拉看動物之外,也可以到原住民馬賽人居住的村莊欣賞他們的手工藝、音樂與舞蹈。馬賽野生動物保育信託的Parashina表示,馬賽人已在當地生存數個世紀,他們必須藉由創造新的綠色就業機會及保護動植物來替下一代創造未來,去適應氣候變化。」這個信託雇用超過200位當地人,且擁有超過100萬美元的年度預算。基金會正在開發永續籌資機制,並與國際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合作,進行森林碳儲量機制(REDD+ forest carbon feasibility)研究。這個信託保護提供數百萬肯亞人賴以生存的淡水的Chyulu森林Mizima泉分水嶺。此外,在人類與野生動物衝突區,這個信託開收旅遊附加費計畫,如果牧民的財產受到野生動物的侵害,此計畫將給予賠償,藉以提高牧民保護野生動物的積極性。 肯亞經濟有一大部分依賴動物觀光。要讓觀光永續發展,發展生態旅遊有幾項要點。臺師大環教所方偉達所長指出,第一,當地生物多樣性豐富,有足夠的吸引力。第二,人類若到該地旅遊,要把對生態的衝擊降到最小;第三,促進當地經濟繁榮,努力將遊客滿意度達到最大。生態旅遊要在肯亞要永續發展,首先要減少盜獵、減少棲息地的破壞,降低居民與動物衝突,再進一步推動國家公園觀光,帶動並活絡地方經濟與就業,創造雙贏。